疫情下的美国空中交通...

. . .

疫情下的美国空中交通管理系统,一面很好的镜子

2020-03-26 | 微信 | 作者:海峰君

  一开始,是芝加哥Midway机场(3月17日),3名塔台的技术保障人员检测结果为阳性,塔台临时关闭。

  然后是拉斯维加斯McCarran塔台,一名管制员确诊,塔台临时关闭。

  McCarran进近临时接管塔台,不过后来进近也“沦陷”了。

  紧接着,印第安阿波利斯和纽约管制中心的部分管制员检测结果为阳性,导致所辖机场塔台、管制中心临时关闭(3月22日)。

  纽约洋区FIR也不提供服务了,发了NOTAM


  当天不少航班是在半路上接到机场关闭的通知,说明关闭事出突然,并没有给航空公司提前量。

  从FR24的数据来看,临时关闭前后的那一段时间,印第安纳波利斯和纽约周边空域是有些混乱的。

  “混乱”的飞行轨迹

  根据FAA的公告,已经有11个管制单位因为相关人员测试结果为阳性,而选择暂时关闭。

  我个人感觉,如果FAA和各管制单位继续忽视病毒传播的隐蔽性和严重性。

  不改变工作程序和方法,不做特殊情况的备份准备(也许有,但没有生效?),后续可能还会出现因为个别人员确诊,导致全体人员隔离和单位被迫关闭的情况。
  从FAA公布的信息来看,拉斯维加斯McCarran的塔台和进近已经全部沦陷。

  东部纽约肯尼迪、拉瓜迪亚等繁忙机场的塔台关闭。

  纳波利斯空中交通管制中心,纽约空中交通管制中心也暂时关闭。

  这些可都是繁忙地区的重要空中交通管制单位。

  印第安纳波利斯空中交通管制中心关闭后形成的空域真空

  尤其是 NewYork ARTCC,包括NewYork Center(区调), TRACON(终端),肯尼迪、拉瓜迪亚、纽瓦克、费城四个机场塔台,是负责全球最繁忙之一的机场群的管制单位。

  它的“停摆”,后果其实是挺严重的。

  再想一想,纽约关闭,还可以让克利夫兰或者波士顿来接管,如果纽约、克利夫兰,波士顿都关闭,谁来接管?

  根据FR24的数据,3月24号当天全球共飞行95227架次,是2016年12月25日以来航班量最少的一天,也是他们统计全球每日航班量以来第一次出现飞行架次没有上10万的情况。

  2月与3月的欧洲上空

  因为疫情导致的需求下降,达美航空取消了90%的航班计划


  因为疫情,美国先是禁止中美航线,后来又禁止了欧美航线。

  全美飞行架次相比较过去少了很多,可以预见接下来一段时间各航司还会继续减量。

  所以此时部分空管单位的临时性关闭,影响没有平时那么大,周边单位的临时接管压力也比平时小一些,暂时未发生飞行安全方面的问题。

  但假设空中航班量正常,空管机构因为某种原因而不得不关闭时,我们应该需要思考:
涉及单位是否保有足够的保证空管单位正常运行的备份人员?
涉及单位内部各部门之间有无相关保护程序(比如芝加哥 Midway塔台就是因为技术保障人员确诊,从而导致全部人员都必须隔离)?
如管制单位必须临时性关闭,关闭前的处置程序怎么做?
周边单位如要接管,关联单位的接管程序是否明确且有效?
如相关工作关联单位(比如拉斯维加斯McCarran塔台和进近先后关闭)都必须关闭,外围单位如何二次接管?
  这一段时间美国各管制单位面临的情况和出现的问题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参照。

  说句实话,这事发生的概率真的不大。

  但万一呢?

  对镜自照,自疫情爆发以来,国内疫情中心区的湖北空管,我个人认为做得很好。

  一线值班人员隔离值守,班组轮换,避免极端情况无管制人员可用。

  迄今为止,人员是健康的,运行是安全的。

  保证了进鄂离鄂空中通道的顺畅和救急物资的顺利输送。

  与此同时,相邻的中南空管局广州管制中心也做好应急接管湖北空管的相关预案和演练,时刻准备着。

  至于我们自己,虽然并不在抗击疫情的最前线,但同样以最认真的态度,做了细致完善的工作。

  这是空管行业的特殊性决定的。

  有些事情,也许最后都不会发生,但你不能不考虑。涉及安全的事,再小的事也是大事。

  下面记录的这些时间点和文字,看起来虽简单,内里其实很丰富。

  谨以此,致敬在这段时间内胸怀大局、服从安排、不计个人得失、坚守岗位的同事们。

  我相信其他兄弟单位也是这么过来的。

  你们都是最可爱的人,因为你们,我始终对中国空管的发展抱有最大的信心。

  1月21日,中心召开主任办公会,成立防疫工作领导小组,研究部署中心防疫物资储备、采购和制定一系列防疫管控举措。

  1月22日,三箭齐发落实防疫工作领导小组部署。
  第一箭,采购回第一批防控防疫物资,包括4000个医用口罩、1000个N95口罩和消毒水等,并下发部分防护物资到各部门,稳定了军心。
  第二箭,开展内部排查,了解中心职工有无武汉往来亲属,并采取隔离留观措施。
  第三箭,取消所有一线管制人员的休假安排,召回正在休假管制人员,启动留观程序。第一时间成立备份班组,开启“五个班组值班”模式。在原有四个班组轮流值班的基础上,增加了整整一个待命班组

  1月23日,武汉封城。

  1月24日,实施全方位门岗管控,进入中心职工必须体温测试,禁止外来人员进入工作现场。工作场所每日消毒。

  1月26日,按珠海市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中心为一线管制、技保人员补充发放第二批防护口罩,满足春节期间岗位值班需求。

  1月30日,中心补充出台《关于加强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要求的通知》,明确提出十一条防控举措。

  1月31日,中心领导向珠海市政府积极协调防护物资调拨,并发函市交通运输局,确保中心现场人员防护物资储备充足。

  2月1日,中心食堂完成就餐模式转变,采购储备3000余套打包饭盒,由原来的分批次、固定场所就餐改为分发盒饭、分散场所就餐模式。

  2月中旬,中心发起援助武汉空管支援突击队号召,62名管制员第一时间递交请愿书毅然申请支援湖北空管工作。驰援小组已准备就绪,如有需要,一声号令,即可奔赴湖北前线。

    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3月24日发布通告说,湖北省除武汉市以外地区,将于3月25日起解除离鄂通道管控,武汉市将于4月8日起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

  所有细微之下,都隐藏着春暖花开冰面破裂的巨响;
所有阴霾之下,都匿蔽着柳暗花明曦光初现的希望。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老

相关专题:空管动态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