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高原雄鹰的内心戴上...

. . .

为高原雄鹰的内心戴上“氧气面罩”——记国内首家“飞行员心理工作室”

2019-07-18 | 民航资源网 | 作者:解超 叶勤茹

  民航资源网2019年7月18日消息:在民航业者尤其是飞行员的语境里,“释压”这个词不单是“释放压力”的简称,往往还伴随着“出现紧急情况”“应急处置”“备降”等一系列令人紧张的状况。万米高空中的机舱客舱释压,意味着飞机需要尽快摆脱异常情况并安全落地,这对飞行员的技术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

  当飞行员经历过空中的紧急情况时,事后的每一次回想对他们来说,都是反复的心理煎熬。此时,他们需要专业的帮助——无论是飞行技术还是心理排解。尽快为巨大的心理压力“释压”,能协助他们找回自信、振作精神,轻松地驾机重返蓝天。

  国内航空公司中首个专门的“飞行员心理工作室”,就在东航云南公司诞生。

  “飞行员也是普通人,也会有心理问题”

  “每个人都会出现心理问题。他们(飞行员)其实也是跟你我一样的普通人,也需要面对工作、生活中的种种烦恼和困扰。为他们解开‘心结’,对飞行安全有极大的帮助。”东航云南“飞行员心理工作室”的成员刘明霞和左文多次提及这一点。

  图:国内首家“飞行员心理工作室”

  在这两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看来,“安全”这根时刻紧绷的红线,对掌控飞机的飞行员来说,是个不小的心理负担。经受住这种压力的飞行员会迅速成长、成熟,但这个过程也伴随着焦虑、恐惧、不自信等许多负面情绪,严重的会影响到正常工作,甚至航班的运行安全。民航业内向来非常重视从业者尤其是飞行员的心理健康问题,上岗前为他们进行心理测评、建心理档案,已形成一套体系;但飞行时遇到的种种不安全意外,仍是飞行员心中沉甸甸的石头。

  云南特殊的海拔和气候条件,一直让东航云南公司的飞行员们紧绷着安全那根弦,每年三、四月,昆明本场大风颠簸,不知多少次,在机组成员的沉着处置之下,航班安全落地昆明。风切变、强对流……突发的异常天气对飞行员来说是家常便饭,训练时也有专门针对特殊情况的演练,但回到地面后进行事件复盘时,亲身经历了险境的飞行员有时仍会出现“应激反应”,不愿回想,不想多谈。同僚和教员们能看出当事人的情绪异常,试图通过心理干预的方法,帮助他们从心理阴影中走出来。

  既具备专业心理学知识,又懂得民航技术和运作方式——同时拥有这两方面知识的人,是帮助飞行员调节心理状态的最合适人选。“飞行员心理工作室”的8位成员,就是从东航云南公司的飞行部、地服部、运控部等7个单位汇聚而来。他们基于对心理学的兴趣,业余时间自费学习进修;他们利用公司里一间小小的工作室,在做好自己部门本职工作的同时,兼职从事心理咨询师工作,为有需要的飞行员送上心理关怀。

  成员来自公司各单位,人人都是“国家认证”

  浅褐色墙壁、柔和的灯光、松软的地毯,加上按摩椅、咖啡机……这间挂着“飞行员心理关怀创新工作室”金色牌子的小房间,营造出舒适的氛围。这里并非天天有人值班,若飞行员需要心理疏导,得提前预约;8位成员也并非固定“坐诊”,而是遵循着一套严格的标准:飞行员必须是自愿前来,在一对一的私密环境下接受疏导;疏导者与受疏导对象必须互不认识,人际关系陌生;心理疏导是“跟踪”式的,可能会持续几天甚至一周时间,直到飞行员的心理状态调整过来。

  图:国内首家“飞行员心理工作室”

  值得一提的是,工作室现有的8位成员人人都是“持证上岗”,其中4人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4人是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他们有的自己就是飞行员,承担飞行任务,知道这个职业肩负的安全责任重大,会带来巨大心理压力;有的在民航工作多年,见过民航双职工家庭忙于工作,聚少离多而影响家庭生活,也懂得民航业者的生活圈子狭小,会造成倾诉和排解情绪的困难。既是同行,又是心理学专业人士,他们提供的帮助更加“对症”。咨询师们如同一面镜子,帮助飞行员看清问题在哪里,并协助他们获得治愈自己、改变自己的能力。

  这间心理工作室,是在东航云南公司“EAP创新工作室”(EAP:员工帮助计划,由专业人员为企业员工提供系统的长期咨询、指导和培训服务)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由东航云南资深飞行员徐楠牵头,与多位业余时间喜爱钻研心理学的男女同事一起共同建立。由于深知员工心理对保障航班安全运转的重要性,公司党委在工作室建设之初就根据专业需求,为工作室建立提供了全方位的支持,这里除了有专业心理工作室使用的沙盘,用于心理咨询师分析受疏导者的心理状况外,还有一间放置着假人和呐喊宣泄仪的“宣泄室”,大声吼叫或是戴上拳套猛揍假人,都能促使心里郁结的压力得到释放。

  安全、放松和支持,提供给飞行员的“礼物”

  当然,对于长期承担着重大安全责任的飞行员来说,压力不是吼几声、打几下就能轻易消散的。若某位飞行员遭遇突发事件,心理工作室成员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协助。第一阶段,在事情发生的24小时之内,他们会给当事飞行员送去一封“心理关怀慰问信”,在劝导和安慰后,提醒对方若有需要,可提供心理帮助;第二阶段,在公司部门的组织下,心理咨询师会为机组进行团体访谈和疏导;第三阶段,则是为当事人进行一对一的疏导,还会持续、跟踪访谈。这三个阶段的心理干预视情况而定,循序渐进。

  图:国内首家“飞行员心理工作室”

  拥有600多位飞行员的东航云南公司还有一个特殊群体——11位女飞行员。在男性占绝大多数的职业圈里,她们是一抹亮色;但这个职业对她们而言是更高的挑战。女性独有的细腻心理和思维方式,在男性思维为主的工作环境中难免会有不适应和摩擦;职业和家庭两副重担在肩,她们要承受比一般女性更重的压力。正因此,心理工作室成员对她们给予了更多的关注。

  “我们日常中经受的压力是立体的,有多个来源,既可能来自职业,也可能来自家庭。就飞行员来说,职业性质决定了他们的工作—生活模式不固定,不易控制,是非结构化的。非结构化的生活模式容易造成心理不稳定,影响到家庭和工作;加之飞行员是高度自律的群体,这种品质使得他们不轻易抒发感情,情绪自然也不易纾解。为飞行员群体提供心理关怀,是很有必要的。”工作室成员刘明霞说。

  令大家欣慰的是,有飞行员接受了心理疏导,步出工作室前说了一句:“我觉得你们做的这件事情,非常好。”这句话让左文印象非常深刻。她记得,曾见过有希望接受心理疏导的飞行员在心理工作室门口徘徊,生怕被别人看到。这让她觉得自己的这个“兼职工作”既有意义,又任重道远。

  “对心理咨询的接纳程度,能反映出一个人、一个单位甚至整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左文说,心理工作室提供给飞行员的是放松和支持。打个比方,这些因素就像是“氧气面罩”,让心灵吸氧,让内心平静。这能确保飞行员有稳定的工作状态,也使得航班飞行更加安全。

  没有乱流的晴空,飞机才能安全飞行;当心绪不再起伏不定,“宁静致远”才能实现。

相关专题:飞行世界 

投稿来源:中国东方航空云南有限公司党委工作部

相关实体:东方航空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