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荣航空罢工持续 “...

. . .

长荣航空罢工持续 “预告期”成争论焦点

2019-06-24 | 环球时报 | 作者:张云峰

  图:台湾长荣空乘人员昨第二天罢工,空乘人员顶着大太阳,持续在长荣南崁航运大楼前静坐抗议,为避免中暑,一旁架设电风扇降温。(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台湾长荣航空空服员罢工持续进行,罢工预告期成为岛内争论的焦点。

  23日,罢工进入第四天,劳资双方仍旧没有进展。据联合新闻网23日报道,4天来共取消315个航班、冲击6.5万人,24日开始只能维持四成左右运能。长荣航空提供的数据显示,7月前累计将取消875个航班,受冲击者超过17万人。与2016年华航空服员罢工3天取消122个航班,以及今年2月华航飞行员罢工7天取消214个航班、仅影响一成运能相比,“长荣空服员罢工已创下台湾空运史上最大瘫痪纪录”。有旅行业者称,此次罢工直接抵两次华航罢工。至于罢工何时能结束,台“交通部”官员称,希望29日前可以落幕。

  2016年华航空服员罢工时,民进党当局全面退让,给了台湾航空业一记重拳。当时许多人已看出隐忧,大声疾呼运输业应制定“罢工预告期”,该议题连日来再度引发议论。23日下午,台北市旅行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吴志健等人共同举行记者会,批评长荣罢工已影响旅行业及消费者权益,损失难以估算。他们呼吁罢工应该设立预告期,让各界可提早应对。《联合晚报》透露,民进党“立委”叶宜津和陈明文已分别提案,拟将罢工预告入法,其中叶宜津版本建议“预告期应至少7天,航空公司应提供最低四成运量”,9月“立法院”新会期将进行讨论。不过,劳工团体强烈反对。全台产业总工会秘书长戴国荣称,劳工发动罢工程序冗长,首先须由工会会员代表大会表决通过,送主管机关进行劳资调解;调解不成,得先经过会员罢工投票,过半同意才能罢工,而从申请调解到正式罢工可能会花上数月,已有预告罢工的效果。

  23日,台“交通部”又提议如果无法制定预告期,可以考虑“授权期”,即定出罢工可能开始和结束的时间,让旅客知道几月几日到几日会罢工,好有心理准备进行处理。但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认为,授权期是更严重的当局介入,让资方知道什么时间会结束,劳方罢工将更加困难,若双方在这之间没有达成共识,劳方会承受更大压力。长荣航空则表示,对增设罢工预告期和授权期都“乐观其成”。有岛内分析认为,这次资方立场强硬,非常可能宁可赔钱也不会让步。

  国民党党团总召集人曾铭宗称,加拿大、日本等地确实规定罢工预告期,但其工会覆盖率高,与台湾产业工时长、低薪、工会覆盖率低的生态环境不同,未必适合直接套用。他认为,罢工强制预告当然有利于业者或消费者应变,但对劳方而言,最后的撒手锏等于废了。台“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研究员林昭祯撰文称,当局的态度是关键,蔡英文上台后说过“劳工是心中最软的一块”,使民众误信当局绝对是劳工的靠山,2016年第一起空服员罢工时,当局撤换华航董事长,并全盘接受工会诉求。但“昨是今非”,“行政院长”苏贞昌针对长荣航空的罢工已明确指示,如有必要,“国防部”可出动军机协助旅客运输,显然当局的态度已不同,就怕引火上身,不利明年的“大选”局势。《中国时报》23日称,3年前岛内就呼吁设立罢工预告期,但当局充耳不闻,才让旅客权益一再被绑架。

相关专题:劳资关系 

相关实体:长荣航空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