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DAS:对中韩航...

. . .

CADAS:对中韩航权分配考量因素的思考

2019-05-28 | 民航资源网 | 作者:罗之瑜

  CADAS长期跟踪关注中韩市场发展

  济州航空三季报发布保持中高速增长

  低成本航空推动韩国-中国台湾市场增长

  2018年韩国机场吞吐量数据与发展简述

  CADAS:中韩市场年度简报旅客量增长13.5%

  仁川机场2018年国际航线观察

  中韩扩大航权航空公司申请抢占航权资源

  CADAS:韩国分配中韩航权低成本航空大幅增加

  CADAS对中韩航权分配考量因素的思考

  2019年随着两国航空会谈的举行,多家中国航空公司申请中韩间航线。航权分配是民航主管部门的事务,笔者仅围绕分配中韩航权需要考量因素进行假设性讨论。

  笔者认为航权分配主要需要考虑旅客利益、国家枢纽建设两个主要方面。旅客利益包括考虑中国旅客需求、旅客面临的票价、及适度的市场竞争(中韩航空公司之间、中国航空公司之间)。国家枢纽建设在中韩市场主要指中国主要枢纽的航线网络发展及与首尔机场间的竞争关系。

  根据韩国国土海洋部(MOLIT)公布的文件及中国航空公司运营实际(为方便计算,未运行默认为已无航权),中韩待分配航权数量如下表:

  一区与二区

  韩国方面航权分配情况如下,在两国重要城市对上,韩国方面新增仁川-北京大兴城市对。多数新增航权分配给低成本航空,北京大兴、上海航权分配给三家主要低成本航空。釜山-上海航线是主要航线中唯一一条未分配完毕的航线。

  结合韩国方面对航权分配数量推测,我国在北京两场-首尔有14班航权待分配,上海-首尔有7班航权待分配。由于一区市场需求旺盛,故不在旅客需求方面进行分析。

  由于大兴机场投用在即,北京两场均定位为国际枢纽,故北京两场-首尔14班航权配置给大兴更符合双枢纽均衡的航权资源配置。14班的航权分配笔者认为需要考虑主基地航空、低成本航空两个因素。

  我国航空公司在上海-首尔航线目前有4家航空公司实际在飞,7班新增航权待分配。目前春秋航空运营每周4班,考虑低成本航空属性及2018年春秋航空实际较高的运输效率(即每个航权运输旅客量最多),优先应考虑给予春秋部分航权,满足中国低成本航空每日1班。

  目前中国航空公司在二区实际运营航班较少,仅有北京-釜山、浦东-釜山、浦东-大邱、浦东-光州四条航线。笔者认为主要需要考虑的因素依次包括大兴枢纽建设的航权配置需求、历史旅客搜索及中转情况、相对高需求的航线(如釜山)引入竞争、低成本航空满足旅客多元化需求。

  近年OTA市场份额不断提高,旅客在OTA上搜索行为被记录。搜索总量用于判断潜在市场规模与需求,搜索数据可以用于相对精确地判断市场规模。

  示例:

  数据源:携程等

  三区

  本次航空公司申请三区航线较多。笔者建议结合四个角度对申请首尔航线的城市进行排序并确定额度。

  历史旅客搜索及中转情况:用于反映市场整体历史需求及确定城市排序。

  历史航线表现:适用计划加密城市,从历史客座率、旅客/架次数反映运输效率(即每个航权贡献的旅客量)。

  高需求的航线引入竞争:如在已有航空公司运营且历史表现排名靠前的航线引入竞争,尤其3区1类航线重点考虑引入竞争。

  是否为中韩市场新进城市(省份):即该城市及所在省份是否已经进入中韩航线运营。如省会城市未开通中韩航线优先。在该省已有多城市运营中韩航线情况,优先级可适当放低。

  通过上述四个角度对申请首尔航线涉及的中国城市进行排序并确定额度。

  再结合中国机场意见与航空公司对该机场-首尔航线排序优先级,对该机场-首尔航线向航空公司分配。由于首尔机场时刻资源紧张且航空公司运力资源有限,航空公司获得首尔机场时刻有限,故需要航空公司对其申请各地至首尔航线进行优先级排序,初步呈现该航空公司未来对获得有限时刻后使用与运力编排的优先级顺序。同等条件下,可分配给航空公司自排序优先级高的航空公司。笔者认为分配给哪家公司应以当地机场意见为主。

  历史旅客搜索及中转情况示例:

  北京上海以外的中国城市与首尔的搜索量

  选取中韩间搜索量Top50城市,筛选如下未通航城市。可以纳入重点考虑范围。五个城市搜索量上10万。

  下表为2018年除北京、上海之外的中国城市与首尔的航线搜索量与航权运力数量情况。为反映航线搜索量与航权的匹配情况,以各航线的搜索量(万)与航权之比进行比较,比值高于10的航线有18条;比值高于20的航线有6条。因此,可以认为,温州、武汉、南京、成都、杭州、哈尔滨6个城市。

  北京上海以外的中国城市与首尔的中转量

  选取Top30城市。如下城市未通航且无航权,中转指数较高(通过中转人数测算)。

  数据源:携程等

  如下城市中转/直飞旅客比例较高(高于0.75),一定程度说明当前频次无法满足需求。

  历史航线表现示例:

  2018年中韩航线上平均单机搭载旅客较高的集中在上海虹桥、长沙、三亚、海口、张家界这5个机场。旅客量较低的黄山、贵阳、南宁、乌鲁木齐等机场平均单机搭载旅客也处于较低水平,南宁、乌鲁木齐在2017年的水平上进一步降低。

  高需求的航线引入竞争示例(韩国对3区1类航权分配):

  是否为中韩市场新进城市(省份)示例:

1

  综合以上要素,笔者比选确定的城市航权模拟分配情况及主要考量因素如下:

  具体到特定机场分配航权,可以参考航空公司对首尔航线排序优先级:

  (参考:CADAS:美国交通部初步分配羽田机场时刻

  针对本文方法论,并未着重考虑韩国旅客需求(如张家界等地),默认对方相关部门在分配时已经考虑。未考虑价格因素(如针对价格较高的城市应引入竞争),主要考虑涉及价格数据来源距航空公司实际存在一定误差,供需分析也是机票定价的基本面。

  四区

  本次航空公司申请四区航线同样较多。笔者建议使用与三区类似的方法分配考虑航权。由于四区在飞航线较少且市场需求规模相对较小,故建议主要考虑以下三个角度。

  主要枢纽航线网络建设。

  历史旅客搜索及中转情况:用于反映市场整体历史需求及确定城市排序。

  历史航线表现:适用计划加密城市,从历史客座率、旅客/架次数反映运输效率(即每个航权贡献的旅客量)。

  本文是对航权分配考量因素的初步思考,希望抛砖引玉从学术角度予以更多讨论。


       更多航空业分析合作请联系:

  CADAS(www.CADAS.com.cn)只关注真相。

  CADAS分析师团队是民航资源网专注于行业趋势研究、市场观察的研究团队。团队依托民航资源网第一时间掌握全球航空业资讯,借助飞常准(VariFlight)大数据挖掘航空数据背后的秘密。汇聚各方力量为行业上下游企业、个人客户提供服务。

  引用观点请注明CADAS。

  CADAS办公地点:上海、北京

相关专题:航线网络 航权专题 航空枢纽 CADAS原创 

相关实体:携程 国航 济州航空 春秋航空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