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客任命新掌门,傅里...

. . .

空客任命新掌门,傅里正式接任恩德斯

2019-04-12 | 华夏时报 | 作者:王潇雨

  图:空中客车公司首席执行官傅 片来源:空客

  在4月11日举行的空中客车公司(下称空客)年度股东大会和董事会会议上,傅里(Guillaume Faury)正式被宣布任命为董事会执行董事、空客首席执行官,从而正式接替结束任期的前任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恩德斯,成为这家大型航空航天与防务集团新的掌门。

  这一决策实际上在去年10月就已经做出,空客在当时宣布选择由50岁的法国人接替59岁的德国人在未来一个阶段领导这家机遇与潜在挑战并存的巨型企业。

  托马斯·恩德斯此前曾评价说:“傅里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多年来,他在空客内外部担任多个职务,获得了广泛的工业和航空业经验。凭借强大的价值观和国际化理念,傅里将成为空中客车未来十年所需的新一代领导者的代表。”

  傅里于1998年至2008年在欧洲直升机公司担任过多个高级管理职务,包括工程和飞行测试领域的相关职位,随后成为商业项目执行副总裁,及研发执行副总裁。

  2009年,傅里加入标致公司,担任研发执行副总裁及管理委员会成员。2013年5月,傅立回到空中客车公司,担任空中客车直升机首席执行官,并于2018年初担任空中客车民用飞机的掌舵人。

  傅里表示:“我非常荣幸能够接任空中客车首席执行官一职,并领导这家杰出的公司走进2020年。感谢董事会及股东们对我的信任。我期待着与我们优秀的团队一起工作,共同塑造空中客车美好的明天,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客户,提高我们的竞争力,并且以可持续的方式发展。”

  空客方面表示,新的首席执行官任命是在对所有内部和外部候选人进行彻底调查之后达成的一致结论。由于股权架构等原因,德国和法国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空客在管理和控制权上的地位,重要的管理职位也一直是由两国交替出任。

  托马斯·恩德斯任内曾经对空客的架构进行过多次调整,比如结束了“双轨制”领导、将EADS更名为空客集团并在之后与民机集团整合为一个新的实体。但对恩德斯来说也有一些遗憾,比如未能完成与英国BAE集团的合并,以及亲自宣布了A380机型的谢幕。

  此外,空客还有一项重要的调整是选择René Obermann于2020年度股东大会后接替届时任期到期的Denis Ranque成为空中客车董事会主席。

  René Obermann自2018年4月起担任空中客车董事会的独立非执行董事。自2015年起,他一直担任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的董事总经理,同时也是挪威电信公司(Telenor ASA)和德国安联集团(Allianz Deutschland AG)的董事会成员。在2006至2013年间,René Obermann担任德国电信公司(Deutsche Telekom AG)首席执行官职务。

  《华夏时报》记者此前对傅里(Guillaume Faury)进行了专访,对空客在中国以及中国航空制造业的一些问题进行了交流。在傅里看来,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航空业全方位的重要参与者。

  《华夏时报》记者:对空客在中国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如何看待?

  傅里:空客在中国发展几十年中,我们的工业合作不断拓展、同时市场占有率也不断增加。

  我在空客的职业生涯始于直升机,40年前我们就开始了和中国的相关合作。在民机方面,空客进入中国初期的市场份额很低,在1995年还不到10%,现在中国航空市场发展迅速,我们的市场份额也大幅上升到50%。每年,空客交付到中国市场的飞机超过20%。我们很高兴能对中国航空业的发展,对中国的国际化,对连通中国和世界做出贡献。我们对空客在中国表现不论是市场占有率还是工业合作都是满意的。

  我们在中国的目标不仅是提升市场占有率,还要进一步增强我们在本地的能力,空客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我们希望在当地有很强的本地团队,做到充分的本土化。目前,在中国我们有A320天津总装线,负责总装A320以及A320neo系列飞机,还有A330完成中心等等一系列工业合作项目。同时,还有大量的采购活动,在2015年,我们在中国的工业合作总额大约是五亿美元,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10亿美元。我们还在深圳设立了创新中心,我们认为在创新,供应链等领域,中国将在空客的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这种良好的生态环境,将有利于双方的成长。

  现在,空客的执委会中也加入了中国籍的管理者。徐岗也开始担任空客中国公司CEO,他很了解空客,十几年前就开始参与空客的项目,曾担任过空客天津A320总装线的副总经理。这也是空客越来越重视中国员工、中国本地人才和管理团队的一个重要信号。

  《华夏时报》记者:如何评价中国航空业目前的发展?

  傅里:中国参与了世界航空业的大部分环节。从我们的供应链中可以看出中国在技能、生产等方面的能力在持续增强。在某些创新、技术方面,中国已经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在深圳设立创新中心,希望在IT、软件、自动驾驶与中国展开合作,在这些领域,中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

  中国也在发展自己的航空工业,其设计和生产能力发展也很迅速。在民航发展方面,中国地位也举足轻重,比如航空公司、支援培训等等。对于世界航空业来说,中国已经成为全方位的重要参与者。

  《华夏时报》记者:你对中国正在大力推进的航空发动机产业研发制造前景如何判断?

  傅里:航空发动机是非常复杂的,需要很多技术。世界上能够很好的掌握这些所有的技术和流程的国家是非常有限的,这涉及到从设计、测试、生产等各方面的技术。我认为中国在这方面的发展速度很快,有很大抱负。从另一方面来讲,无论发动机产业发展如何,中国都将成为一个航空大国。我知道中国在航空发动机产业方面做了很多努力,这是中国的一个战略性决策。我也认为中国成功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更多竞争是好事。

  《华夏时报》记者:对可能成为未来竞争对手的C919机型,空客的态度是怎样的?

  傅里:我认为这是中国商飞的抱负和意愿。当然我们也要继续努力在这个竞争中保持实力。航空业是一个发展迅速的产业,需要很多创新。中国投入了很多,我们也关注着中国的发展,很多的空客员工都观看了C919的首飞。我们祝愿中国商飞好运,当然,我们也不会松懈,会继续发展我们的产品和服务,保持我们的竞争力。德斯

相关专题:民航人物 人事任免 

相关实体:空中客车公司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