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下的蓝天梦:...

. . .

改革开放下的蓝天梦:老飞行员追忆民航发展40年

2018-12-29 | 中国新闻网 | 作者:张煜欢 钱晨菲 应欣睿

  图:长龙航空。 钱晨菲 摄

  “我们是正好赶上了这个时代的人。”玻璃窗外,一架架崭新的民航客机在机场起落有序,长龙航空总裁刘艺的思绪被拉回了40年前,“那时候的飞行员真是‘万里挑一’,是改革开放圆了我们一代代人的‘蓝天梦’。”

  一代人的“蓝天梦”,折射着中国民航发展的振翅高飞之路。1980年,中国民航只有140架运输飞机,且多数载客量仅为20或40人。如今,中国民航全行业共有航空运输公司60家,运输飞机达3500余架。2017年,中国民航对世界民航增长贡献率超四分之一。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民航事业无论在航空运输、通用航空、机群更新、航线布局,还是航行保障、飞行安全、人才培训等方面都持续快速发展,取得了一系列举世瞩目的成就。身为1980年民航脱离军队建制后的首批民航飞行员,刘艺几乎见证和亲历了40年来中国民航发展的点滴历程。

  图:长龙航空总裁刘艺

  初涉蓝天:飞行员“万里挑一”要求掌握英语

  飞行员是民航生产力中的关键要素,其素质直接影响着飞行安全和民航事业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随着中国民航业不断发展,飞机引进速度加快,飞行员的短缺难以满足发展的需求。

  1980年,中国政府决定民航脱离军队建制,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四航空学校更名为中国民用航空专科学校,并于次年对外公开招录飞行员。

  “那时候的飞行员形象十分英姿飒爽,翱翔九天之上是多少男孩的梦想。”刘艺回忆,当时位于四川广汉的中国民用航空专科学校首批公开招生,成都市里一辆又一辆的公共汽车满载着考生前往招飞体检地,广场上等候着密密麻麻的考生,场面蔚为壮观。

  但在彼时,飞行员录取亦有着十分严苛的要求。“那是第一批有高考分数要求的飞行员。”刘艺说,1978年恢复高考后,人们都渴望通过这一扇门改变命运。那时对飞行员除政审要求外,高考分数和身体素质都是考核筛选的关键。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中国民航对于从业人员,尤其是飞行员的英语水平有着很高的要求。因为国际飞行员间通话都使用英语,这样才能听懂彼此的相对位置,有利于安全。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对于飞行员文化素质的高要求。”

  在成千上万的成都考生中,最后仅剩下16人,刘艺便是其中之一。“我自认为我们这一批飞行员称得上是‘跨时代’的飞行员。老一代飞行员英语水平和学习能力相对欠缺,而从我们这一代起,从苏制飞机换成了欧美飞机,从‘两舵一杆’的驾驶技术要求变成了飞行技术加驾驶舱资源管理的要求。在改革开放恢复高考的春风下,终于可以通过自身努力投身于这股轰轰烈烈的改革浪潮之中,这是我们的幸运。”

  从学员到机长:见证民航事业突破性变革

  成为飞行学员的刘艺终于在理论学习一段时间后,登上了实操舞台。本以为飞行员是项“又帅又酷”的事业,却发现训练比其想象中艰苦百倍。

  “一开始我们使用的都是运五飞机训练,工作环境和现在根本没法比。”刘艺说,“训练时,夏天驾驶舱内的温度达到四五十度,像我们穿的单夹克工作服,一趟飞下来都能拧出水。到了冬天环境就更为恶劣,由于不是密封舱,高空中的空气仿佛都是‘冻住的’,零下一二十度气温是‘家常便饭’。”

  图:长龙航空。 钱晨菲 摄

  1987年,中国民用航空专科学校升格为本科院校,随着越来越多欧美制飞机开始进入国内市场,由于欧美制教练机的驾驶舱布局、航电系统与当时中国运输航空使用的主力机型相仿,老式教练机逐渐退出了教学的历史舞台。

  “可以说随着时代的不断变化,机型的先进性逐渐凸显。飞机越来越大,载客量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可飞航程越来越远,机型的变化实际上体现的是科技的发展。”见证了民航从苏制向欧美制转变的刘艺,还亲身参与了中国民航从五人制向两人制的跨越。

  “过去由于机型的设计,我们是五个人在一个飞机驾驶室内,包括机长、副驾驶员、领航员、报务员、空中机械员。”刘艺介绍,但随着欧美飞机的引进,飞行工作只需要两人就能完成。在此背景下,一场改革悄然拉开。

  刘艺清楚记得,在经国家民航总局批准737机型可以实施两人制飞行后,国航计划于1990年6月1日起全面开展二人制飞行。但就在前一周左右,一趟北京飞往长沙的航班突然面临人手不足的难题,机长刘艺接到命令:提前实行两人制机组。

  刘艺和搭档就这样开了中国民航两人制机组的“先河”。这标志着中国民航从五人制机组正式迈入二人制飞行时代,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思想解放在民航事业上的生动体现。

  刘艺说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从日、韩等短途航线的英语带飞训练,到欧美跨洋复杂航线的训练,从新设备的验证成功,到普遍采用成熟的先进技术,都是自己在民航40年变革中的亲身体验。

  民航变革40年初心不变:服务地方联通世界

  从飞行学员到副驾驶再到机长,在当了近40年飞行员的刘艺看来,中国民航事业仍处于快速发展时期,20世纪80年代成长起来的一批老飞行员是其中改革的先行者。正因如此,当浙江首家本土民用航空公司长龙航空成立时,他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分派要求。

  “民航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十分大,中国幅员辽阔,在长距离交通上飞机有着无可取代的优越性,因此多年来民航发展始终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一席。”刘艺说,“浙江是经济大省,需要一家颇具实力的民航公司来服务地方发展,助经济社会发展更上层楼。”

  图:杭州萧山机场。 杭州机场供图

  他介绍,围绕浙江省对口援建和扶贫工作需要,长龙航空近年开通了至青海西宁、贵州凯里、湖北恩施等地的航线。“像凯里、恩施等地原先都属于航空环境较差的地区,交通不便。因此开辟航线才能架起两地密切来往的桥梁。”

  除此之外,去年长龙航空西部基地还落户西安,并开通西安—越南芽庄国际航线,在西安机场共运营9条国内外航线,响应“一带一路”愿景。今年4月,长龙航空与西部机场集团、法国巴黎机场集团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支持长龙航空开通西安—巴黎航线,以促进欧洲和西北地区互联互通,做大做强西北地区全域旅游市场。

  服务地方,联通世界,在刘艺看来,这是民航事业不断变革下的不变初心。浙江民航发展仅是中国民航事业巨变的一个缩影。近年来,中国运输航空百万小时重大事故和亿客公里死亡人数保持双“零”记录。2017年,中国民航安全水平跃居全球第一,航线网络通达60个国家和地区,连通全球158个城市。完成旅客运输量5.52亿人次,完成货邮运输量705.8万吨,中国正在从航空大国向航空强国大步迈进。

  在航空大国背后,离不开一代代航空人的无私付出。“做好一名合格的飞行员,也是我始终不变的初心。”回望40年来的点滴,这个从几万名青年中脱颖而出的老飞行员,依旧寄梦蓝天,“未来,我们还要永无止境地追求一流。”

相关专题:民航人物 民航历史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