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5家欧洲航空公司...

. . .

近期5家欧洲航空公司相继宣布破产引关注

2018-10-07 | 民航资源网 | 作者:罗之瑜

SummaryFierce competition within a widely saturated European market and elevated fuel prices, made worse by a strong dollar, are squeezing profit margins given it is difficult for airlines to pass on risings costs to passengers through higher fares in these circumstances. For Europe’s smaller airlines, the cost pressure is more severe when they experience significant flight delays and passengers reclaim air fares under EU regulation.  

  股东几经变化 VLM二度停飞

  VLM航空公司于1993年5月开始运营,在安特卫普国际机场伦敦城市机场之间提供定期航班服务。VLM曾被法荷航收购。2007年12月24日,法荷航同意从Panta Holdings收购该公司。截止2007年年底,其净利润为360万欧元。2007年营业额增长1.12亿欧元,乘客人数增长9%,达到74.58万人次。此时该航空公司雇佣400多人。法荷航于2009年5月28日宣布,VLM将逐步开始以CityJet品牌运营。值得一提的是,VLM曾经将自己宣传为欧洲领先的“商业航空公司”,并尝试在服务的过程中体现这一特质。乘客可以在登机后享用新鲜的饭菜,所有乘客都用玻璃杯饮用饮料,用瓷杯饮用茶和咖啡,这样的服务在短途航空公司中并不常见。在与CityJet合并后,这些服务被取消,仅在短途飞行中发放比利时巧克力及其它糖果。

  2014年初,法荷航将CityJet出售给德国IntroAviation之后,IntroAviation决定拆分Cityjet和VLM。2014年10月,VLM的管理层进行了管理层收购,VLM独立于CityJet和IntroAviation。首席执行官亚瑟怀特成为大股东。该公司继续为Cityjet提供服务,并提供包机服务,并重新推出从安特卫普机场到日内瓦和其他目的地的定期航班。2015年12月,VLM航空公司宣布在3架飞机基础上新增3架飞机。并在2016年2月执行3条德国国内定期航线,三条航线此前由破产的支线航空InterSky运营。

  2016年5月13日,VLM航空公司负债600万欧元后,在安特卫普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破产保护期为六个月。随后VLM计划通过扭转计划继续运营,该计划在2017年中期恢复收支平衡,主要关注改善现金流,稳定经营。在宣布破产保护措施后,由于重组计划专注于降低成本和最大化收入,一些飞行员离开VLM。VLM于2016年6月13日宣布终止其从沃特福德机场基地到伦敦卢顿的航班。2016年6月22日,包机公司People’sViennaline宣布取消其与VLM合同,理由是VLM提供的服务缺乏质量。随后VLM航空公司宣布破产。所有航班均取消、网站关闭。

  2016年9月9日,SHS Antwerp Aviation与VLM此前股东方达成协议。SHS Antwerp Aviation雇佣了15名员工开始运营。VLM于2017年10月30日重新启动伦敦城市机场至安特卫普航线。2017年10月,拥有5架A320托马斯库克航空公司比利时停止商业运营后,2架飞机及部分航线、AOC被VLM母公司SHS AviationBV收购。

  2018年2月,荷兰FSAviation ManagementBV收购了前托马斯库克航空公司比利时的航线和飞机,改名为VLM航空(布鲁塞尔)VLM Airlines Brussels。2架A320中1架A320飞机被送回托马斯库克航空。剩余的1架A320(OO-TCT)用于包机航线。

  2018年4月24日,VLM宣布将于2018年10月1日开通从曼彻斯特到安特卫普和布鲁日的航线。这些计划在不久后被取消。2018年8月6日,VLM宣布停飞安特卫普到阿伯丁、伯明翰、科隆、马里博尔,慕尼黑和罗斯托克的航线。仅保留安特卫普-伦敦、苏黎世定期航线,以专注于包机运营。同时宣布其Fokker50机队退役,同时将购买1架新飞机用于包机运营。

  2018年8月31日,VLM在其股东决定进行清算后再次停止所有业务。2018年9月,VLM的3架Fokker飞机、发动机APU及其他部件、AOC、VLM的商标均被拍卖商代理拍卖。目前仅有已经独立的VLM航空(布鲁塞尔)仍在运营。

  1983年成立的瑞士SkyWork航空亦二度停飞

  SkyWork航空(SkyWork Airlines)是规模极小的航空公司,公司基地位于瑞士伯尔尼。在2017年仍在使用多尼尔328机型。2017年10月中旬,瑞士联邦民航局(FOCA)就曾宣布,若SkyWork未在冬航季来临前筹集到足够的资金,瑞士民航局将取消其AOC,SkyWork被迫取消2017年10月29日至10月31日航班。随后SkyWork获得融资证明,并于2017年11月1日复航。复航后SkyWork认为伯尔尼市场过小(伯尼尔机场2017年吞吐量18.2万人次,利润3.73万欧元),希望在巴塞尔寻求更多发展。

  SkyWork运营定期航线主要飞往西欧以及南欧的部分季节性休闲目的地。2018年SkyWork运力逐步更换为Saab2000。为了拓展市场,2018年7月,SkyWork与卢加诺机场签署协议,计划在卢加诺机场开展航空服务。随后其公布2018/19冬季计划,共计提供9个目的地,包括至阿姆斯特丹、柏林、汉堡、伦敦、慕尼黑、维也纳航线,此外还有格拉茨-柏林航线。

  2018年8月23日,SkyWork开始销售2019年夏季航线,包括伯尔尼-厄尔巴岛、卢加诺-厄尔巴岛、卢加诺-奥尔比亚、慕尼黑-埃尔巴岛、苏黎世-厄尔巴岛。

  2018年8月27日,SkyWork在伯尔尼商业登记处提交的文件中宣布其股本从1320万瑞士法郎(1150万欧元)增加至2770万瑞士法郎(2420万欧元)。该公司还计划发行14,500股新注册股票。由于SkyWork是一家非上市实体,因此无需申报投资来源。

  2018年8月29日晚,SkyWork航空公司在与新投资者谈判失败后宣布破产。该航空公司停止所有业务,并将其AOC交还给当局。根据SkyWork披露的消息,其与Zeitfracht就可能收购SkyWork曾进行谈判,于2018年8月20日召开会议,制定收购行动计划。Zeitfracht将向SkyWork提供过渡性贷款以缓解其债务。2018年8月28日Zeitfracht表示放弃收购SkyWork。

  SkyWork宣布破产后,包机公司Jet class计划执行SkyWork的伦敦城市-伯尔尼和慕尼黑-伯尔尼航线。另一家瑞士航空公司Helvetic Airways表示可能收购SkyWork部分资产。在SkyWork破产之后,Helvetic是伯尔尼唯一一家提供定期服务的航空公司。

  伯尔尼机场也受到SkyWork停飞的影响,其收入将减少三分之一。伯尔尼机场计划改变其业务模式,包括暂停第四阶段扩建项目,裁员以适应市场环境。

  小星球德国宣布破产重组 但并未停飞

  2015年10月在立陶宛与波兰运营航线小星球集团开始在德国市场投放运力,随后注册成立Small Planet Airlines GmbH,小星球集团持股80%。2016年5月12日,小星球德国获得德国AOC,并计划以包机航线为主。同期小星球与旅游运营商TUI与托马斯库克集团达成协议。2017年,小星球德国又与德国旅游运营商FTI Touristik和DER Touristik Deutschland签订合同,并以此方式争取德国四大旅游运营商的客户。

  2018年小星球德国已将其机队扩大到9架。其中6架属于德国公司,2架属于立陶宛母公司,另外湿租1架飞机。

  2018年9月18日,小星球德国申请破产,同时计划在重组期间继续运营。小星球德国为重组给出的原因是2018年夏季由于飞机延迟交付、市场人员短缺、包机的变化、不可预见的技术事件对小星球德国原本紧凑的运力安排带来影响,发生大规模航班延误和取消。小星球德国向乘客支付大笔赔付款,同时还支付额外费用更换飞机。这些都导致成本增加。小星球德国遭受财务损失迫使其根据德国法律申请重组程序。

  Azurair德国

  Azurair德国(AzurAir Germany)于2016年4月27日注册,总部位于杜塞尔多夫,开航初期接收3架334座的767-300ER,定位提供休闲目的地的包机航线。2017年7月3日Azurair德国开始正式运营。Azurair德国运营之初提供从杜塞尔多夫和柏林到帕尔马、埃及和土耳其的包机服务。2018年以来Azurair德国曾运营737-900ER机型。

  2018年8月,AzurAir德国计划从2018/2019年冬季仅使用1架波音737-900ER飞机。根据一份航空公司内部文件显示,AzurAir德国将裁减约90名员工。在伊斯坦布尔进行C-check检查后,该航空公司的767将转移到Azur Air Ukraine。2018年9月,由于人员短缺,AzurAir德国航班将外包至其他合作航空公司。AzurAir德国最终于2018年9月26日申请破产,并确认停止航空服务,并计划出售其AOC。

  持续亏损、航班取消延误带来的成本增加、没有稳定的航线运营、寻找新投资者的失败这些因素都致使该公司最终决定停飞。该航空公司的主要客户Anex Tour已表示将在未来与其他航空公司合作。

  第一航空对跨大西洋航线踌躇满志 飞机延期交付陷入困境

  笔者在《CADAS:高油价背景下欧洲航司破产仍将持续》一文指出,由于未来交付延迟造成的潜在损失,并考虑到航空公司所面临的低价格和高燃料成本的困难环境,2018年9月30日第一航空决定停止运营,PrimeraAir宣布该航空公司将于2018年10月2日起停止运营。第一航空给出的原因主要是2017年因严重的腐蚀问题导致一架飞机故障,第一航空不得不承担维修成本,导致损失超过1000万欧元。该航空公司的长途低成本航线运营始于2018年,受到“飞机交付严重延误”导致取消航班,并带来收入损失与赔偿。

  纵观近期欧洲宣布破产的5家航空公司,均呈现出规模小、包机或支线运营为主、定位不清晰、缺乏投资者、抗风险能力不足等特点。

  笔者认为三个方面因素造成这些公司经营陷入困境:

  2018年以来,国际油价持续攀升,欧洲航空公司激烈的竞争无法让成本转嫁到票价。

  2018年6-8月欧洲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延误,这三个月欧洲航班量超过320万次,同时产生了1060万分钟的延误-相当于20多年。超过2017年全年欧洲航路延误(930万分钟)。2018年6-8月延误同比增长150.2%、102.4%、102.1%。航空公司在此运营环境下延误、取消航班量增加,根据欧盟相对严格的EU261准则,航空公司需要对旅客进行赔付,以航程≤1500公里的航班为例,导致旅客延误超过2小时以上,赔偿250欧元,赔偿金额远超多数低成本航空平均票价。这无疑增加了航空公司成本。

  由于柏林航空破产,易捷航空瑞安航空相继完成相关收购,2017年12月15日,易捷航空完成柏林航空泰格尔机场的业务收购,并紧接着在2018年1月重新开始在该机场的航班运营,并成为在该机场的最大承运人。2018年3月20日,瑞安航空与Laudamotion(劳达航空)拥有者劳达签订协议,瑞安航空初期将购买尼基航空24.9%的股份,并将在欧盟竞争委员会(EU Competition Commissioner)批准的前提下尽快提高至75%。目前瑞安航空已获批此次收购。劳达航空运力均投放在德语系国家(德国、瑞士、奥地利),在杜塞尔多夫投放运力最多。易捷航空与瑞安航空的收购无疑加剧了德语系国家航空市场的竞争,上述破产公司中的4家都与德语系国家航空市场关系紧密,难免受到低成本航空的冲击。

  油价持续上涨及行业内不断地整合让欧洲航空业巨头化趋势明显,规模小的公司往往因缺乏足够的竞争力而难以为继。预计仍有欧洲的中小规模航空公司在2018-2019年期间面临破产或被兼并的选择。


  第二届中印航空趋势沙龙将于2018年11月1日在昆明举行,香料航空高管将参会讨论印度航空市场发展与中印航线发展。CADAS的企业级客户将优先获得参与权益。欢迎致信CADAS(CADAS@CARNOC.com)联系相关事宜。第一届中印趋势沙龙报道详见:2018年民航资源网首场趋势沙龙顺利落幕


  CADAS(www.CADAS.com.cn)只关注真相。

  CADAS分析师团队是民航资源网专注于行业趋势研究、市场观察的研究团队。团队依托民航资源网第一时间掌握全球航空业资讯,借助飞常准(VariFlight)大数据挖掘航空数据背后的秘密。汇聚各方力量为行业上下游企业、个人客户提供服务。

  引用观点请注明CADAS。

  CADAS办公地点:上海、北京

相关专题:航司动态 廉价航空 CADAS原创 

回复评论: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