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繁忙机场将正式...

. . .

全国最繁忙机场将正式接管航空器机坪管制

2018-06-20 | 天路守望者 | 作者:李芳芳 王宁宁 吕思敏

  6月21日零点,首都机场航空器机坪管制职责由华北空管局正式移交至首都机场,至此这个世界第二繁忙、国内最大机场将开启一个全新的运行模式。

  此举将帮助国内大型机场探索统筹机坪运行保障、提高机场地面运行安全水平和效率的新路径,效果值得期待。

  备受瞩目:关键节点有望突破 旅客感受更便捷

  作为年旅客吞吐量超过9500万人次,拥有3条跑道、3座航站楼以及非常复杂的滑行道体系的机场,首都机场机坪管制移交工作被寄予厚望。

  “如果能在首都机场验证机坪管制移交对安全和效率的提升作用,将会有非常典型的示范意义”。业内专家表示,而且作为超大繁忙机场,移交过程中的问题和困难解决经验,都将对其他机场极具借鉴意义。

首都机场

  “特别希望能多点儿近机位,不要出现‘天上一小时,地上一小时’的情况”。某航空公司金卡旅客王小姐的愿望代表了很多旅客和民航员工的共同心声。在廊桥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如何通过科学管理提高廊桥使用率,是很多大型机场提高运行效率的突破点之一。

  为此,首都机场和华北空管局将进一步提高地面综合保障能力、优化航空器拖曳流程、提高拖曳效率,切实提高近机位周转利用率,提升旅客乘机感受。

  接管后,航空器在机坪区域内的移动将由机场指挥,“如此一来,廊桥一旦空出来,我们可以将附近远机位的飞机拖曳到廊桥机位,减少旅客乘坐摆渡车的次数。而在原来繁忙的指挥模式中,同时兼顾空中和地面的难度较大。”首都机场股份公司运行控制中心副总经理陆柯说。

  原本的空管指挥有多忙?华北空管局的统计数据显示,高峰小时架次突破了局方核定的88架次,历史最高峰小时达到114架次,几乎一直在“满负荷运行”。

  “所以,机坪管制移交后,我们的管制员减少了这方面的负荷,就能投入更大的精力关注跑道防侵入、防相撞,保障起降和滑行安全。”华北空管局空管部副部长周航说。

  “效率提升的原因之一在于首都机场能够通盘考虑地面保障各环节的衔接,减少航班延误。”首都机场股份公司运行控制中心党委书记汤传俊说,接管后,不论是地面各保障环节还是飞机的开车、滑行、牵引、除霜、除冰等活动,都由机场负责指挥。机场能够更加聚焦地面保障和推出滑行间的效率。

  此外,在首都机场A-CDM系统上,每个航班都有一条绿色的时间轴,航班各个关键保障节点时间一目了然,机场可以根据空管给出的起飞时间以及各航班具体的准备情况来及时微调放行顺序,减少航班延误。

  根据华北空管局和首都机场的协议,双方还优化了场内飞机地面滑行的规则和停机位分配规则,减少了飞机滑行和推出时的冲突,缩短了地面滑行时间。

  一路前行:八个月高效协同准备 空管机场一家亲

  首都机场不是国内第一家完成机坪管制移交的机场,但却是用最短时间完成移交的机场,同时也是航班保障量最大、运行情况最复杂的一家。

  在前期准备中,首都机场委托中国民用运输机场协会就机坪管制移交工作开展咨询,咨询小组先后赴杭州、广州、西安等国内试点机场及国外亚特兰大、达拉斯等机场调研,并联合华北管理局、华北空管局和中国民航大学研究制定了《首都机场航空器机坪管制移交方案》,明确移交模式、人才队伍、设施设备等方面的具体工作。

首都机场

  从2017年11月正式上报方案后,首都机场和华北空管双方,坚持长期以来的“空管机场一家亲”优良传统,本着“交出合作、交出协同、交出理解、交出情谊”的原则,在事关安全、效率等方面,严格把关,反复商议,在整体推动上,高效协同,共同努力。

  按照局方“实事求是、循序渐进、避免一刀切”的思路,双方确定了“整体规划、先易后难、分步实施”的总体原则,在6月21日完成机坪管制职责变更后,实行空管陪伴运行模式。“此种模式说明了双方对安全的高度责任感。虽然职责交出去了,但我们的责任仍在,我们愿意陪伴我们的伙伴一起,共同守护国门安全。”周航说。2019年1月以后,东区机坪管制将由首都机场独立指挥。

  在整个过程中,需要解决的不仅是双方的合作模式,还有诸多培训、场地、设备等基础设施建设等问题。“协同实施人才培养、协同制定工作程序、协同推进基础建设……形成命运共同体,如果没有双方的高效合作,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首都机场股份公司运行控制中心总经理赵莹说。在建章立制方面,双方共同制定了《首都机场机坪管制室运行工作手册》,并于2018年6月签订了《机坪管制运行工作协议》。

  第一批上岗的首都机场机坪管制室指挥员李杰超回忆整个培训过程说:“空管对我们的支持非常大。不论是标准通话还是情景意识建立、管制好习惯养成,他们怎么严格要求塔台管制员的,就怎么要求我们。而且由于带新的教员数量有限,他们经常把自己的学员往后排,先完成我们的培训。”

  “首都机场来见习的学员们都非常积极,十分珍惜见习机会,按期完成了培训,通过了放单考试。”华北空管局参与项目的塔台管制室副主任郝雅琳说。

  正是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6月初,首批10名机坪管制员通过放单考试,并做好了上岗准备。除此之外,华北空管局还安排了12名管制员进行移交后的现场陪伴。

  按照局方要求,每个机坪运行站坪塔台需设指挥室、设备室。此外,还需要卫生间和休息室。为此,华北空管把自己的休息区域腾出来,为机场建设机坪管制室。首都机场简化程序、一路绿灯、加快研究、加速落实,建设管理组统筹兼顾,高质量完成了机坪管制移交项目所包含的“首都机场东区航空器机坪管制设施建设项目”“首都机场甚高频建设项目”等5个建设项目。同时,双方完成指挥、通信及信息系统的建设与调试。

  仅仅用时8个月,涉及32项具体工作的机坪管制移交准备顺利完成。而通常情况下,这些建设项目用时超于此。

  直面挑战:不惧困难 不盲目自信 稳步前行是关键

  启动运行只是第一步,更大的挑战,永远都在前行的路上。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进程中,华北空管和首都机场的态度都是,不惧困难,不盲目自信,确保安全,稳步前行。

  “说不感到压力是假的,但我们有勇气去面对压力。”汤传俊说。他们虽然不惧怕困难,但也不会盲目自信,因为“只有时刻保持如履薄冰的心态,才能正视问题,研究问题,并解决问题,才能真正接好指挥棒”。

  安全压力是首都机场面临的第一道关。安全底线必须坚守,但确保安全重中之重--人员队伍建设--却需要时间和培养。

首都机场

  目前,虽然第一批上岗指挥员已经完成培训放单考核,但是人员远不能满足未来需求。为此,首都机场新招聘32名大学毕业生,待7月毕业后开始岗位培训。业内专家表示,按照空管运行规律,不论是带新还是新放单管制员,都是风险源之一,需要更多的精力去关注和防范。此外,这支新成立的队伍,是否具备足够的特情处置、应急处置以及复杂情况应对能力,都需要得到更多考量。

  “为此,公司已经在思考研究解决相关问题,一方面加强人员队伍作风建设,确保安全,另一方面则严格培训和加强专业技能训练。”陆柯说。后续,首都机场将继续依托院校、空管以及内部培训资源,狠抓“三基”建设,加强作风建设,建立一支优秀的指挥队伍。

  运行效率的提升也将是重要考验之一。“机坪管制移交完成后,如何科学合理使用资源,优化流程,需要机场方面进行进一步的探索。”业内专家表示,“作为超大型机场,首都机场只能部分或者有限地借鉴其他机场的经验,更多都需要结合自己的实际运行特点进行摸索和研究。”

  比如,如何简化航空器机坪拖曳流程、如何合理安排廊桥机位的使用,如何使航空器在地面作业中的航班保障各个环节之间衔接更加顺畅,都需要机场方以更加积极主动的姿态,挖掘各种保障资源,以提高保障能力和效率。此外,机坪管制移交后,更合理的航空器地面滑行路线、进一步缩短滑行距离,都是航企和社会公众对机场方的期待。

  “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是在首都机场机坪管制移交进程中,空管人和机场人共同的写照。他们携手合作,正视困难,直面挑战,坚定前行。

相关专题:机场新闻 

相关实体:华北空管局 华北管理局 中国民航大学 

回复评论:1条

user-kRWWLdMh6yBepzvc6swTnG
2018-06-22 17:47:35.0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