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荣航空前董事长:欲...

. . .

长荣航空前董事长:欲打造台湾的阿联酋航空

2017-09-15 | 航空圈 |

  长荣航空原董事长张国炜9月14日晚间出席台湾大学与中国时报主办的一场“成功之母讲座”,这是他2016年宣布成立星宇航空后首次公开活动。他在演讲中表示,他希望能代表台湾,经营出一个有国际水准的航空公司,希望星宇航空成为台湾的“阿联酋航空”。

  张国炜是长荣集团创始人张荣发的小儿子,是一位会开飞机、有飞机执照、能修飞机的航空公司领导。2016年年初张荣发辞世,原本遗嘱指定小儿子张国炜继任集团总裁和张荣发名下的一切,但同父异母的三位兄长极力反对,最后将张国炜“扫地出门”,张国炜只好黯然离开长荣、离开他最爱的航空界。

  此后,张国炜宣布成立星宇航空,张国炜今年也表示,星宇航空是台湾民航的新希望,预计在2019年底前起飞。

  不过,张国炜拟成立航空公司却引发台湾的民航界反弹,中华航空公司董事长何煖轩也曾以台北市航空运输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身份,提醒民航主管部门要考量台湾的胃纳量。

  今年台湾民航部门提出“民用航空运输业修正草案”,放宽成立航空公司的条件,被认为是支持张国炜的条款,也遭航空公会反对。

  8月份,华航总经理谢世谦在一个会上回答关于星宇航空的提问时,暗酸星宇应先找个破产律师。

  这些可谓都是对星宇航空的阻击。

  9月14日晚上的演讲,张国炜说,当初因为家族纷争离开长荣航空,其实心里早就有准备,他认为,谁来接父亲的事业都一样,只要把长荣做得更好就好。

  张国炜在讲座中分享当初离开长荣航空的心情,他说一直知道家里状况比较特别,所以当初离开长荣航空,其实很久以前就有心理准备。虽然还是有些沮丧,但他是觉得,谁来接父亲张荣发的事业都是一样的。

  张国炜说,虽然父亲希望他承接,但父亲的愿望在生前就一直在换来换去,曾经希望大哥接,也希望三哥接,只是刚好那时候是属意他接,不过谁来接都不是问题,只要把长荣做得更好,能继续发扬光大都是件好事。

  他解释会命名为星宇航空背后的原因,其实有一部分就是对父亲的尊敬,因为父亲早期在跑船的时候,那时没有GPS,都是靠着仰望星空在导航。

  张国炜说,后来自己成了飞行员,飞在空中时,很多时候也都是在仰望星空,所以星宇航空这名字,其实也是代表他在对这个行业的怀念,另一方面也期许,星宇航空总有一天能飞向宇宙。英文名“Starlux”的部分,更是期许星宇航空未来能成为台湾民航界的精品。

  关于星宇航空,张国炜表示,他所提出的“高端”风格,其实遭到很多人的误解,觉得票价一定很高,但他的想法是把服务做好,尤其他手下的人都是菁英,星宇也没有什么包袱,要当“台湾的阿联酋航空”。阿联酋航空是当今世界著名的“土豪”航空。

  张国炜直接向现场学子喊话,“如果有梦就来跟我拼”,虽然有其他航空公司冷嘲热讽,“他们讲他们的,我们做我们的”。他表示,自己在航空业这么久不是白混,市场在哪里他很清楚,如果同心一力做起来,飞出去,要让台湾人很有面子。

  张国炜表示,航空业从独占事业变成竞争产业,票价如果这么高,订价到没有人买得起,那他就真的会破产,他相信未来的票价,一定是大家能承受,或许该说成欣然接受,这样的服务付出值得这样的票价。

  谈到台湾目前两家主要航空公司中华航空和长荣航空,张国炜表示,台面上他会说华航、长荣都是很好,但两家公司各有包袱,华航是国营转民营的公司,经营阶层一直在换,对员工其实很不公平,长荣是从海运起家,有些企业文化包袱。

  张国炜坦言,两家公司都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这十年在长荣航空,“我一直在改变长,我相信99%的员工都非常认同”。但他最大遗憾就是,没有办法完全改造长荣,即便他在长荣继续待着,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改造。长荣的包袱是“总管理处”,有很多制度面传承的问题,就是所谓的企业文化,只是有时会变成负担,这不是不能改,但要花很多时间。

  “星宇是我一个人讲了就算!”张国炜说,星宇在他专业的领导跟方向下,可以用双倍的能量去发展,他可以用尽所有资产及知识,做到最好,尤其星宇没有任何的包袱,不用走冤枉路,民航发展有什么问题,他都非常清楚。

  最后,张国炜总结“成功之母讲座”的主题,笑谈“失败的启示”,他说,如果有下回,就是学到“要把股权弄好一点,才不会这么容易被拿走”,一讲完引来现场听众都拍手大笑。

相关专题:新公司 航司动态 

相关实体:阿联酋航空 长荣航空 

回复评论:1条

萨利机师
2017-09-15 12:05:01.0

地理位置不好,不是国家航空,没有巨额补贴,易受市场波动影响。中东三壕成败与国运挂钩的,比如卡塔尔航空被卡塔尔政府影响。